人际互动中的“首因效应”-洛钦斯的“第一印象”效应实验

  在心理学中,对不熟悉的社会知觉对象第一次接触后形成的印象称为“第一印象”。初次见面时对方的仪表、风度所给我们的第一印象往往形成日后交往时的依据。一般人通常根据这种最初印象而将他人加以归类,然后再从这一类别系统中对这个人加以推论,作出判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人际关系的建立,往往根据第一印象所形成的判断。第一印象对以后的判断存在影响,与信息加工中的“首因效应”(即指最初接触到的信息所形成的印象对人们以后的行为活动和评价的影响)非常相似,所以第一印象效应也称为“首因效应”。但是,第一印象多是表面的东西

人为什么“随大流”-阿希的从众实验

  在学校课堂里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教师问学生:“这个问题大家都清楚了吗?”学生们齐声回答:“清楚了。”是真的清楚明白了吗?未必,说不定其中有一些学生在人云亦云呢。这就是“从众现象”(conformity)。心理学家梅耶(Myers)将其定义为个体在真实的或想象的团体压力下改变行为与信念的倾向,而弗朗兹瓦将其定义为对知觉到的团体压力的一种屈服倾向。在日常生活中,从众现象是十分普遍的,“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等都是从众现象的真实写照。从众的表现形式有很多,有的是自己没有主见和想法,因而跟着大伙儿走,

权威的作用-米尔格莱姆的服从实验

  一位教师发现上课时举手的学生很少,于是想方设法鼓励学生在上课时积极思考,大胆发言,但效果并不明显。一次,在学生的一篇周记中,他偶然发现了学生举手少的一个重要原因。那学生在周记中写道:“老师一直鼓励我们上课要举手发言,我是很想举手回答问题的。但我一看我们的语文课代表很多时候都不举手,我有什么资格举手呢?”原来,很多学生在举手之前都把目光先瞄向语文课代表,他们认为,在语文课上,语文课代表是“权威”,课代表都不举手,他们就可以理所当然地不举手;或许学生还会这样想,如果课代表不举手而自己先举手,可能会被

怎样做孩子的领导-勒温的领导方式实验

  儿童青少年由于生理与心理的原因,在与父母、教师的交往中,一般都处于被动、受支配的地位。父母、教师的领导方式具体体现在对儿童青少年的教养方式与教育类型上。一般来说,一个人从小在家庭和学校里所受到的管教方式和教育类型会对其长大后的处事态度、处事方式以及人格特质产生相当程度的影响。不良的教养方式与教育类型可能会对孩子某些不良人格的形成产生影响。因此,父母与教师应当学会领导的艺术。美国著名心理学家勒温(Kurt Lewin)和他的同事李皮特(Ronald Lippitt)、怀特(Ralph White)

团体氛围很重要-梅奥的霍桑实验

  为了提高学生的学习效果,给予必要的奖励是应该的。那么,物质奖励与精神鼓励哪一个更有效呢?在管理领域,员工绩效非常受重视,所以该领域最早对类似的问题进行研究。哈佛大学心理学家梅奥(George Elton Mayo)主持的霍桑实验堪称研究这个问题的经典实验,它因在美国芝加哥城郊外的西方电器公司的霍桑工厂进行而得名。这个研究的结果对我们如何评价学生的学习表现有重大的借鉴意义。霍桑工厂是一家专门生产电话交换机的工厂。它的设备优良,员工待遇丰厚,福利保障完善,但工人们对工作仍然不满,生产效率不高。对此

情绪改变学习-情绪对认知活动影响的心理实验

  我们的生活充满着各种情绪,有时欢喜,有时沮丧,有时焦虑,有时兴奋。情绪的多样性使我们拥有了一个五彩缤纷的心理世界。在日常的教育教学中,我们经常看到这样的情况:不少智力较好、成绩不错的学生,越临近大考(尤其是高考),情绪越紧张,心理上越焦虑,导致学习效率降低。有的甚至产生心理障碍,身体严重不适,难以坚持正常的学习和考试。这是为什么呢?情绪具有动力功能、强化功能和调节功能。情绪的动力功能和强化功能涉及的是情感对一个人行为活动的积极与否和方向性的影响问题。情绪的调节功能则涉及情绪对一个人认知操作活动效

先出生更聪明-出生顺序对孩子智力影响的研究

  先出生的孩子会更聪明吗?家中最小的孩子与最大的孩子相比谁更优秀呢?他们的性格会有哪些差异?独生子女与非独生子女相比,谁更聪明呢?一直以来,许多研究者都在探索孩子的出生顺序对其智力、人格发展等方面的影响。一个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最早飞向太空的23名宇航员中,有21人是长子或独子。那么,到底该如何解释出生顺序对孩子智力的影响呢?美国心理学家桑琼(Robert Zajonce)及其助手马库斯(Gregory Markus)创造性地提出了家庭平均智力的理论,用于解释出生顺序对孩子智力的影响,并对之进行了实

情感仅仅来自食物吗-哈罗的依恋实验

  提起“妈妈”一词,我们往往会联想到安全和温馨的感觉。这是我们从小与妈妈相处所积累起来的亲密情感。心理学家把婴儿对抚养者(常常是妈妈)所产生的这种身体接近、情感亲近的心理倾向称为依恋。它是一种依附性的情感,通过这种依附性的情绪联系,可以让婴儿得到情绪上的满足。婴儿与妈妈之间这种亲密的依恋关系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在哈罗(Harry Harlow)的研究成果发表之前,研究者普遍认为婴儿与母亲之间的亲密关系主要是由喂养所促成的。因为,母亲能够满足婴儿本能的生理需要,故而它将母亲与愉快的事件联系起来,依恋

不同环境造就不同大脑-罗森兹维格的经验影响大脑发育实验

  我们经常听到别人说“某人好聪明”、“某人智商好高哦”。事实上,除了极少数的天才之外,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其实彼此间的聪明才智是相去不远的。但是为何表现相差如此之大呢?这和后天的学习有关。大脑是人的运动、语言、精神活动中枢,是人类智慧的源泉。孩子智商高低,除了遗传、营养等因素以外,环境与教育等后天经验对孩子大脑发育也显得特别重要。而儿童早期是大脑发育“易损性”与“可塑性”并存的关键时期,所以积极促进其大脑发育、合理开发大脑潜能对孩子一生来说都是尤为重要的。几个世纪以来,哲学家和科学家都一直对大脑

跳一跳就能摘桃子-维果茨基的最近发展区实验

  对于中小学教师来说,如果对学生的要求太高,学生可能会因为达不到目标而失去信心;而对学生的要求太低,则学生可能会觉得太容易,而不去努力。那么,教师的要求多高较为合适呢?苏联心理学家维果茨基(Lev Semenovich Vygotsky)的最近发展区(或可能发展区)理论就给了我们很好的启发。所谓最近发展区(zone of proximal development),就是指儿童实际认知发展的水平与他能够达到的认知发展水平之间的差距。在此种情形下别人所给予儿童的协助,即称为鹰架作用(意指协助对发展具

儿童认知发展的阶段-皮亚杰的认知发展实验

  皮亚杰(Jean Piaget)是瑞士著名的儿童心理学家,认知发展理论的开创者。他所提出的认知发展理论被公认为20世纪发展心理学最权威的理论,对当代西方心理学的发展和教育改革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皮亚杰在1925年发表了《心理学与认识的批判》一文,阐述了心理学与认知发展相结合的必要性。不过,当时的心理学界正是行为主义盛行的时期,皮亚杰没有采用当时主流的定量研究的方法,而选择了对个别儿童作详细、连续的观察,观察他们的智力发展与年龄之间的关系。这使他的研究理论直至20世纪60年代才逐渐被其他心理学家所

“循序渐进”与“拔苗助长”-格塞尔的孪生子爬楼梯实验

  儿童教育始终是一个极为敏感的问题。现在家长们为孩子的教育费尽心思,往往孩子还未出生,就开始进行胎教,强调早期教育。不可否认,孩子的可塑性很强,接受教育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这种可能性究竟有多大呢?美国儿童心理学家格塞尔(A. Gesell)曾设计和实施了著名的孪生子爬楼梯实验,其结果为如何开展早期教育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依据。格塞尔旗帜鲜明地主张“成熟说”,他认为支配儿童心理发展的因素有两个,即成熟和学习。在他看来,人的行为发展主要是在其内部基因指导下的成熟力量所决定的,环境因素只能起到支持与调节的

学习动机是不是越强越好-布鲁纳的学习动机实验

  学习动机在学习过程中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它对孩子的学习行为有明显的促进作用。故而,老师和家长要千方百计地调动孩子的学习动机。那么,是否学习动机越强,孩子的学习效果就越好呢?由美国著名的教育心理学家布鲁纳所做的两则实验可以为我们揭开谜底。实验介绍一、实验目的布鲁纳认为,学习者的内在驱力唤起水平即动机状态会影响获取信息的组织和运用情况,只有当驱力处于最佳水平时才能对学习行为产生较好的效果。什么是驱力的最佳水平呢?它是指驱力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的这样一种状态。布鲁纳通过下面的实验来证明他的观点。二、实

自尊对学业成就的影响-戴尔的自尊与学业失败实验

  在许多认知主义者看来,自尊是人类动机的重要组成部分。自尊是个体对自己价值的感受,或者是个体是否接受自己、尊重自己的感受。学生的自尊与个体的学业、生活状况有高相关。高自尊、高自我价值感的学生在学校中有更强的兴趣和动机,从而能提高学业成绩。而良好的学业成绩反过来又会维持其高自尊和高自我价值感。许多研究表明,个体的自尊水平在对其所收到的评价信息作出怎样的反应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低自尊者得到有关其行为表现的消极反馈时,会变得泄气并失去前进的动力,消极的反馈信息更加助长了低自尊者本来就有的消极自我评价。高自

过分奖励使内部动机转变为外部动机-德西的过分肯定实验

  有一位犹太老人,是一位退休的心理学工作者。纳粹分子鼓动一群孩子去骚扰老人,在他的屋外大叫“犹太佬”。老人想了个办法,他拿了一些零钱去给这些孩子,并对他们说:“我一个人挺寂寞的,以后你们每天来喊几声,我都会付点钱给你们。”就这样过了几天,老人又与这群孩子商量:“我的退休金不多,只好少付一点给你们了。”见此情形,这些孩子挺不乐意,他们说:“不干了,就这么一点钱,谁高兴天天来叫!”就这样,老人的奖赏使这群孩子改变了对骚扰行为的意义感受,本来是自己取乐,后来变成了为别人卖力,将自主性的行为演变成了受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