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智能理论的未来

  周年纪念日常常为人们提供了回顾往事的机会。这一类回顾往往试图说明自从这一事件开始以来,又发生了一些什么事,并且对未来做出某种预言。对于多元智能理论来说,预言它在2030年或者2040年的情景,可能就像在1980年预言它在2005年时的状况一样,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我现在提出一些建议,可能会对于未来研究和实践这个理论的人,有所帮助和指导。作为结束本书的这一章,首先,我会简略地介绍我想到的研究多元智能理论的8个阶段;其次,我介绍近一段时间以来,在美国和世界其他的国家里,对多元智能理论感兴趣的人们

多元智能理论和企业管理

  教育领地与工作场所的智能教育界认可多元智能理论的部分原因,是因为该理论涉及的智能的种类与学校开设的学科或课程比较容易一一对应。例如,语言智能与语言艺术,逻辑-数学智能与数学和科学课程,身体-动觉智能和体育课,音乐智能和军乐队、交响乐团等都有着对应关系。尽管这种画等号的做法,可能过分简化了智能与学科领域的联系(任何智能与任何学术领域之间,并不完全具备一一对应的关系),但该理论的提出,毕竟揭开了教学与考评方案的崭新一页,让教育工作者们欢欣鼓舞。乍一看起来,人们的工作场所与学校完全不同。此外,人们的工

智能与社会文化背景-多元智能理论

  所有关于智能的定义,都是由时间、空间和孕育它的文化所确定的。尽管不同的社会对智能所下的定义不一样,但是我们相信这些定义的发展动力和过程受相同的几种因素影响:第一,某种特定文化延续所必需的知识领域,如农牧业、文学或艺术;第二,根植于特定文化背景之中的价值观,如尊敬长者、保护学术传统、实用主义的学习等;第三,教化或培育人多方面能力的教育体系。在本章里,我们不仅探讨人类心理较为熟悉的领域,也会涉及人类心理产生和运作的社会环境。[1]与许多其他智能理论家不同,我们并不想将智能的概念简单化,以便设计出一种

情境化评估:标准化考试的替代方案-多元智能理论

  下面是今日美国到处可见的、人人熟悉的景象:几百个学生陆续涌进一个大考场,坐下来焦急地等待密封试卷拆封。指定时间一到,试卷立刻发下去,经过考官简短的考试说明,考试就正式开始。考场上十分安静,学生埋头用数支铅笔在答卷上画圆圈。几个小时以后,考试结束,考卷被收回。几个星期之后,记载着一组分数的成绩单,分别被寄到每个学生的家中和他们所申请的大学。一个早晨的考试结果,就这样变为决定每个学生未来最强有力的因素。同样熟悉的情境发生在几个世纪前尚未工业化的社会里:10岁或11岁左右的少年,来到一名精通某种行业的

高中学科的探索:“艺术推进”评估法-多元智能理论

  在20世纪90年代早期,我就注意到人们对艺术教育的兴趣开始复苏。的确,20世纪80年代出于多方面的原因,艺术在美国的课程表上,拥有了或者说再次获得了自己的一席之地。遗憾的是,那样的日子似乎正在远去。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里,由于对考试的高度重视占据了教育的主导地位,除了在资源最丰富的公立学校以外,艺术素质教育似乎在所有的学校里都遭到了反对。尽管如此,我们这些认为没有艺术的教育是“半脑”教育的人,仍将继续鼓吹和提倡艺术教育,而且将以可靠的论据和高质量的课程为基础,继续努力尝试。[1]从表面上看,

学科理解的多元切入点-多元智能理论

  在过去的十年里,公众的注意力极大地集中在美国和世界各地的教育改革上。但令人惊讶的是,几乎没有人讨论为什么要教育我们的孩子,为什么我们要教育自己。这种“对教育目的的沉默”,准确地描述了本书第一部分的特征。在那一部分中,我专注于人类智力潜能的研究。在本章中,我试图弥补这种不平衡。我特别的关注在于教育的主要目的以及最有希望的、最有效的教育体制。理解:教育的一个直接目标对于教育应该循循善诱,从而使学生最后对所学知识实现真正的理解,恐怕没有人反对。如果一旦有人问:“什么是理解?我们怎样知道实现了理解?”回

小学阶段的项目教学法-多元智能理论

  大约在我的《智能的结构》一书出版两年以后,我准备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库兹镇做一次演讲。在将要离开波士顿动身上路之前,我接到印第安纳波利斯一位老师打来的电话,说她和她的同事已经读过《智能的结构》,很想和我谈谈有关这本书的想法,问我能不能前往库兹镇与她们会面。我简直不敢相信,印第安纳波利斯市公立小学系统的八位老师,与我素不相识,竟然驱车14个小时来到库兹镇,只是为了与我进行短暂的会面和交谈。在那次重要的会面中,他们将自己近期制作的录像带放给我看,告诉我他们打算创建包括幼儿园在内的六年制小学。他们还说,这

幼儿智能的早期培育-多元智能理论

  标准化的智能测试之所以被发明,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识别特殊的天赋,这种方式的确能够发现一些神童。本章的主要内容[1]讲述的是,对于在这类评估考试中成绩不好的人,他们该怎么办。我们如何确定他们智能的强项呢?如果不能,这样做的意义又是什么?雅各布是一个4岁的男孩。学年一开始,他就被叫去参加两种形式的评估。一种是第4版的斯坦福-比内智力量表(Stanford-Binet Intelligence Scale)测试;另一种是新的评估方法,称为“多彩光谱项目”(Project Spectrum)评估。雅各布

多元智能理论和实践中常见的问题

  几乎每一天,我都收到许多关于多元智能理论的提问。虽然大量的提问与被推荐的那些实践项目有关,或者与有问题的那些实际应用相关,但一些问题还是涉及理论本身。这些问题来自教授们、教师们、家长们、大学生们、中学生和小学生们,来自美国的各州和世界上很多国家。过去,这些问题主要通过信件、电话到达我这里,当然,现在这些问题也通过传真、电子邮件到达我的手中。开始的时候,问题还不是很多,我尽力单独回答每一个问题。我喜欢回答问题的过程,并从中学到了不少东西。不久之后,问题出现了重复,而且同一类问题反复出现,我开始用公

多元智能理论-通往教育的桥梁

  罗夏墨迹测验从选择了学术生涯的那一天起,我就认为自己主要是一名心理学家。我的书《智能的结构》是作为心理学家写的,我认为是自己对心理学家同行们所要说的话。在这本400多页的书里,我只用了几段的篇幅,讲述这个理论在教育方面的应用。由于一些我不能完全理解的原因,多元智能理论在教育工作者那里,马上就得到了清楚的、响亮的回应。许多教育工作者根据自己的理解,看到了这个理论和他们所从事的教育实践之间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似乎我给了教育家们罗夏测验的墨迹[1],他们力图破译其中的密码。我通过阅读或者传闻了解到:

多元智能理论,超越智能:人类的其他珍贵能力

  1991年,在举办沃尔夫冈·阿玛德乌斯·莫扎特逝世200周年纪念活动的期间,这位已去世的音乐大师,又被众多不同的企业派上了商业用场。这种对莫扎特效应的利用并不使人感到惊讶,因为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无数的人聆听过他那极富感染力的作品。同时人们也从不同的角度谈论他,称他为天才、神童、专才、音乐大师,说他悟性高、极具创造力、聪明、才华横溢……如果我为了以下两个目的援引莫扎特的例子,那么希望人们将此视为崇敬莫扎特的表示,而不是进一步利用他的标记。我这两个目的是:第一,澄清我们在谈论杰出人才时所用术语的本

元智能理论-25年后的回顾

  作为多元智能理论的责任人,我可以毫无隐瞒地声明,当年我绝对没有想到这个理论会如此声名显赫,也没有想到它会具有如此旺盛的生命力。在《智能的结构》出版前,我已经写过几本书,这些书都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关注,具有一定的销售量。但《智能的结构》出版后只有几个月,我就意识到,这本书的情况与前几本书完全不同——它竟然引起了如此广泛的关注!虽然并非所有的评论都是正面的,但这些评论的显著特点是,都认为这本书非常重要。我收到了许许多多讲学的邀请,有些邀请来自我从未去过的地方,如体育场和体育馆。当我走进这些讲学场所的时

多元智能理论概述

  开始的一幕发生于巴黎,时间是1900年,也就是著名的“美好年代”[1]。这个城市的父亲们,向一位天才的心理测量学家阿尔弗莱德·比内[2]提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请求。当时大量的家庭蜂拥而至,从法国各省迁居巴黎。这些家庭的孩子,在巴黎的学校里出现了学习上的问题。家长们对阿尔弗莱德·比内的请求是:设计一种测试方法,以预言在巴黎小学的低年级学生中,哪些孩子将取得好成绩,哪些孩子将不及格。正像几乎每个人都知道的那样,比内成功了。很快,他的发明就被命名为“智力测验”。他的测验结果称为IQ,即“智商”[3]。像